由此开始,随处可往  2014级中英国际班杨茂金

 

从欧亚本科毕业,到英国卡迪夫城市大学顺利完成硕士学业,再到“自虐”式的选择了读phD 博士课程;这一路,没有给自己一个特定的目标,但是,年轻总是要折腾,带着欧亚的DNA远行 — — “按照自己本来的样子生长”。

有时候静静地发呆,刷刷朋友圈,看到欧亚的老师或者学弟学妹们发在学校的动态,会突然反应过来:“哦,原来我已经毕业了啊”。

从欧亚到卡迪夫初体验

2017年6月我离开了欧亚,当时可能对离开欧亚还没有太多的感觉,现在回首,欧亚已成了记忆中的远方。6月21日独自踏上了来英国的旅途,当时对在这一年即将面对什么和对未来,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规划。从语言课到进入硕士阶段的正课,一路虽有波澜但是都觉得还能应付,直到第一学期期末的到来,第一次面对加起来字数过万字的论文,第一次面对四道题就要写完8页A4纸的闭卷笔试,还有好多抓狂的第一次……

“也许是因为考试周,房间里气氛很压抑,饭也吃的沉闷,那种时候就会明白了曾经在书里看过的 ‘所有人都各怀心事,嘴上不说,彼此却心知肚明的那种状态,不需要安慰,不需要开导,谁都明白这种日子熬一熬,总会出头的’。”这是第一次面对考试周的真实写照,直到交完最后一篇论文,本来以为该有的 “如释重负”的感觉也没有到来,大家在结束那段时间每天只睡5、6个小时的生活以后,却也没能倒头大睡。可能到最后唯一的欣喜就是看到成绩全部pass没有fail。

年轻总要造——有点小曲折的phD之路

其实读phD(博士)这件事一开始是没有作为necessary在计划中;可能因为年轻无畏,第一学期有一次和爸爸开完视频以后,他顺口说,然后我莫名其妙就答应了,在第二学期开始,第一学期成绩全部出来以后,爸爸开始提醒我这件事,刚开始内心是一万个拒绝,但是这是 ‘男人之间的约定’ 不管怎么样都要去试一试。所以就开始查阅资料,寻找卡迪夫一些有phD经验的朋友的建议,然后开始联系导师,进行申请。

在前期的准备proposal的过程中,有两个人给了我特别多的建议,一个是老熟人,Cardiffmet 的前任商学院主管 Dr. Robert (Marketing , Economics), 还有毕业于华威大学Dr. Shi ( Business management),在前期选择研究方向和开始写proposal的时候给了我很多建议,并且一直鼓励我要去尝试,不要轻易退缩。

在申请过程中,最曲折的是要 Reference on headed paper,也就是要任课教师的推荐信,这里要特别感谢Dr. John R Williams, 硕士课程第二学期的“operation management”的导师(给四个老师发邮件,只有Dr. John 回了邮件,在一个简短的meeting以后答应给我,不过答应到拿到推荐信经历了六周,距离从给第一个老师发邮件已经过去两个半月)。和Dr. John 的缘分可不止推荐信,在硕士阶段中唯一一次论文没过也是他的课程,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论文没过以后的meeting 刚见面他就对我说:“ You are a bad boy , I know you can do this, this is a practical module but why you focus on theory in your report. I know you are in the process of your application, don’t worry, when you submit your new work,  I can give you the new marks and send it to the MBA office that you can continue.” 在他的帮助下仅用了5天就完成了论文的重新提交和修改,也没有影响到phD的入学。

在博一的这段时间,其实主要还是一个给自己充电的过程,主要是看一些和自己专业相关的书籍,然后和导师进行交流和沟通,在博一结束的时候,对自己的研究方向再细分,确定最终的选题并且提交proposal。

难熬的日子浪起来,其实也没有这么难

日子永远是昨天最难,记得刚到英国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崩溃的,因为什么事都要自己面对,租房,吃饭,生活各种繁杂的小事。但是卡迪夫的华人很多,从事各行各业,衣食住行都会有;比如有十几家中餐厅,还有华人房屋中介——好运来租房中心。所以待了一段时间以后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但是社交能力是必备的。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的博士体系,是非常不一样的。英国博士体系分为全日制博士(Full-time)和兼职博士(Part-time)学习时间分为3-8年和8年以上。博士在读生在学校属于academic assistant 序列,学校会为博士生提供research room,也就是自己的办公室,办公用品学校会根据我们自己提的要求为我们配备。每年在10月下旬会有一个博士的入职培训,培训主要是介绍博士每个阶段需要完成的事宜还有介绍学术委员会,学术助理团队等……一般在博二阶段,可以自主选给本科生带课,或者帮助导师对本科生进行考核等工作。我的博一的进程已经过了三分之一了,刚刚入职培训的时候的确是很兴奋,但是我觉得最深的体会就是 “ 有些路必须一个人要走完”。办公室每一个人每天都会给自己一个明确的goal去完成,每个人面对压力,放松的方式也不一样,比如,会在地垫上做瑜伽,放松一下然后在继续;有的可能就会聊天,再继续。对我,有时候就会进行一些,完全没有目标的旅行(比如,半夜醒过来买一张机票或者大巴票),过一个周末,完全放空自己,有时候也会在下午离开办公室以后去喂喂天鹅,发发呆。

回想起去年暑假,曾经给我们代过课的戚世梁老师来英国访问,专程来到卡迪夫看望我们,我们为戚老师做了一桌子菜,并分享了我们在英国的求学经历。大家在一起聊着这一年的学习和生活,感叹时间的飞逝,一转眼大家都已经不是刚入学的懵懂少年,而是已经经过历练可以独当一面的国际留学生。

最后,作为戚世梁教授课堂上最迷糊的学生,我想把他的一句话送给大家:“ No matter how difficult it is, to cover it by yourself ”。 不管会遇到什么,大胆的往前走,相信自己。不要很早就给自己一个非做不可的目标,但是一但决定,“ one goal,one way, never say never”。

谢谢在欧亚独一无二的经历:由此开始,随处可往。

 

 

【上一篇】: 课程改革 企业家走进《管理学》课堂-学企对话享未来 【下一篇】: 欧亚学子助力2019第九届中国西部国际物流产业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