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前沿 《电子商务法》颁布实施

 

历经五年、四审、三公开,这部历经坎坷的《电子商务法》终于颁布实施。从2013年人大财经委将其纳入立法计划,历时五年,经过四次审议,三次公开,这部法律于2018831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其涉及到市场主体、税务、合同、消费者保护、隐私、网络安全等多方面,范围之广使得很多人一开始对其并不看好。加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速度过快,国外也未曾有过电子商务的立法先例。在这种情况下,制定过程比较慎重。以下将从五个关键词入手,解读这部法律的亮点。

一、200

这是整部法律中最引人关注的数字,全文共出现三次,是监管部门可以用来处罚平台的最高罚款金额。主要是针对平台出现“情节严重”、或是“逾期不改正”的现象。这一规定,无疑促使平台日后应尽到各种严格审核义务。但也有学者表示,这样的处罚力度不足,就像对阿里巴巴这样年成交额过万亿的大平台来说,若仅考虑经济因素,平台最有利的选择就是不作为,因而震慑和规范作用并不能得到很好的凸显。

二、从“连带责任”“补充责任”到“相应责任”

对越来越多出现的平台型电商企业,其责任该如何界定?这个责任前的定语经历了三次修改,是整个《电商法》定稿过程中争议最大的点,足以体现背后的利益博弈。《电商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在法律层面,连带责任一般在《合同法》中合伙人之间债务的承担上。平台的“连带责任”概念最早出现时,曾经引起各大电商平台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连带责任”对平台的苛责过重。如果要求电商平台对平台经营者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那么可以想象的一件事就是,平台会大规模缩减其产品和服务的范围,用户的选择会大幅度减少,因为平台它只是提供一个虚拟空间,没有能力来审核发在其平台上的任何一笔交易,它只能作形式审查。由于社会对平台的“连带责任”过于苛责引起不满,《电商法》四审稿草稿又将“连带责任”改为了“补充责任”。824日,《电商法》改动期间恰逢一位乐清女孩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社会各界尤其关注这部即将出台的法律该如何界定滴滴的责任。“补充责任”几乎把平台责任甩得一干二净。引发强烈不满。中消协与《电商法》最严重的冲突也在此处,他们认为这两个字的修改将很大程度上减轻电商平台的责任,使得电子商务法有严重隐患,希望能够改回“连带责任”。折中之后,在定稿时将其改为“相应的责任”,给法院、执法机构更多可以判定、解释的空间。

三、知识产权

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集中体现在《电商法》第四十一条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建立知识产权保护规则,与知识产权权利人加强合作,依法保护知识产权。第四十二条 知识产权权利人认为其知识产权受到侵害的,有权通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这一方面体现了立法对于知识产权的关注和重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平台接到这个通知就应该出必要措施,必要措施比较狠——要么删除,要么下架,没有任何审核的义务。先下架再通知,可能也背离了设立这个原则的初衷。第四十一、四十二条也极有可能被竞争对手恶意利用。找一个人天天投诉你让你下架,像在双11618这样的活动中,即使投诉错误可以赔偿,但是相比损失也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在专利领域,平台做到审查非常困难。

四、纳税

在《电商法》中,中小商家们最关切的问题就是电商是否需要纳税。《电商法》第十一、十二条明确了这一问题,即如果你只是偶尔做一点小额交易,不用去工商那儿登记,但不管卖多卖少,产生合法收益之后,都得去税务那儿登记并申报纳税。也就是说,对于电商从业者,不管经营规模大小,将实施无差别征税。往后在电商平台上卖东西,多半会蹦出一个窗口:“亲,该办理税务登记了!”但有业界人士认为,这一规定,可能会使一些潜在卖家的积极性受挫,从而影响整个电子商务的创新、发展或者是蓬勃的场景。相比于京东的B2C平台模式,阿里的C2C模式受《电商法》的影响更大。去年816日《四审稿》立法征求意见会上,马云曾亲自到场发言说,《电子商务法》应该具有国际性、前瞻性,希望能够增添促进电商发展的内容,《电子商务法》立法并不成熟。

五、跨境电商

中国已成为世界领先的电子商务市场,电子商务法应该与国际规则兼容,增强中国电子商务和数字经济的国际竞争力。我国的《电商法》应与国际规则兼容,涵盖关税、电子支付、安全隐私保护、基础设施、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电子商务和数字经济的关键性问题,以更长远的眼光考虑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法条集中在第七十一条至七十三条中对此作出规定,主要使用了“促进”、“支持”、“推动”等较笼统的词汇,尚不够明确具体,这主要基于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制定电子商务法,不管《刑法》、《民法》、《行政法》或是《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国外都有成型的法律,可以对比参照,但一部综合性的调整电子商务整个流程的法律,中国可以说是开创者,是先行者。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已经成为全球电子商务发展乃至经济发展备受瞩目的中坚力量之一。在我们建设电商法治的过程中,国际合作交流与竞争博弈的考量是不可或缺的基本的价值出发点。

 

诚然,立法只是第一步,相关法律条款的司法解释、执行、判例,才能检验出这部法律是否真的能够规范和引导电商行业。迄今为止,这部法律仅仅施行三个月有余,让我们在实践中继续关注。

【上一篇】: 彭蕾:阿里巴巴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下一篇】: 行业前沿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